奴役菜鳥、把人虐死,想站出來揭發黑幕的人卻離奇死亡…日本最神聖運動-相撲的黑暗面

2019年02月20日 16:34 風傳媒

對於不慎熟悉日本文化的外國人而言,相撲可能只是兩個胖漢互相推撞的運動,但對於日本人來說,相撲絕對不單單「只是個運動項目」,它更是一個橫跨日本2000多年的「國技」。然而這個被日本人視為神聖與榮耀的國技,隨著前幾年日本相撲橫綱日馬富士暴力事件爆發後,越來越多不為人知的相撲界黑暗面、族群恩怨等醜聞也慢慢開始浮上檯面,讓不少日本人對這項運動的前景感到擔憂……

日本人的驕傲 ––相撲在日本的崇高地位

江戶時代的力士已與武士一樣,同樣擁有佩刀的權利,顯見地位的不凡。(圖/@flickr)
江戶時代的力士已與武士一樣,同樣擁有佩刀的權利,顯見地位的不凡。(圖/Gregg Tavares @flickr

相撲(すもう)是一項發揚於日本的格鬥技與運動,比賽方式採取一對一,競賽的兩人半裸上身並於腰間和跨下纏上名為まわし的競賽用具。比賽時,雙方使用推擠、拋摔、衝撞等方式,試圖將對手拉出土俵(どひょう)外或於土俵內將對手壓倒觸地者,即為獲勝。

「大相撲(おおずもう)」則是專指由日本相撲協會主導舉辦的職業相撲運動,一年比賽6次,一月場所(初場所)、三月場所(春場所)、五月場所(夏場所)、七月場所(名古屋場所)、九月場所(秋場所)、十一月場所(九州場所),每一次為期15日。除了NHK轉播的正規比賽外,也有類似到各地巡迴表演的「地方巡業」與「海外巡業」。

不過,其實相撲最早並不是一項競技項目,而是充滿著濃濃宗教色彩的儀式。相撲最早源自於日本神道教,是感謝神明並祈求五穀豐收時的一種祭神占卜儀式,之後才成為一種盛行於宮廷內的貴族運動。日本文學史上最早的一部書《古事記》與最早之正史《日本書紀》更記載,相傳紀元前23年,野見宿禰(のみのすくね)與當麻蹶速(當麻蹴速)(たいまのけはや/たぎまのけはや)兩位力士互相比力氣的傳說,也因此有些人會將這兩人視為日本相撲的開山祖師。

從鎌倉時代到戰國時代的這段期間,武士們也迷上了這項運動。相撲更作為武士的戰鬥與訓練而為之盛行,就連戰國著名大名 – 織田信長也是相撲的頭號粉絲。於元龜、天正年間(1570~1592),織田信長就常下令召募近江安土城等各地力士好手前來比賽,勝者將做為家臣來招見,被稱為「上覽相撲(じょうらんずもう)」,對於市井小民而言,相撲無疑成為了一種能晉升上層社會的方式。

時間來到江戶時代,這時期的力士已與武士一樣,同樣擁有佩刀的權利。此時的相撲早已退去了宗教外衣,慢慢成為了與歌舞伎(かぶき)並列的庶民娛樂。另一方面,相撲也開始組織化、專業化,並出現各式各樣的規則與階級制度,最終成為了一種職業運動,自此確立了現代日本大相撲的重要基礎。

來自蒙古的橫綱日馬富士,因不滿貴乃岩義司目中無人,所以教訓了晚輩,最後只能被迫引退。(圖/@flickr)
來自蒙古的橫綱日馬富士,因不滿貴乃岩義司目中無人,所以教訓了晚輩,最後只能被迫引退。(圖/toyohara@flickr

崇高運動下的黑暗––奴役菜鳥、甚至把人毆打致死

越是光明的地方,其背後的陰影就越深,被日本人視為「國技」的相撲,其實也存在著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或著可說是「陳腐的制度」。眾所皆知,日本從古到今,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很注重階級與禮儀的國家,否則也不會有一堆「敬語」,還有「客人是神」的企業制度。

那麼,被日本人認為相當「崇高」的相撲世界呢?只能說,更是如此。相撲界是一個比起一般日本社會更講求「階級制度」的世界,在這個圈子裡,學長是神,學長學弟制嚴格的程度,比起台灣軍隊有過之而無不及。低級別的選手除了得「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還需負責煮飯燒菜等雜役,「相撲火鍋」就是他們每天得負責的份內事,這種階級制有時相當殘酷,一個不小心還可能導致非常可怕的惡果。

2007年,日本相撲界曾爆發一名17歲年輕力士竟被稱為「親方(おやかた,指師傅、老闆或老前輩)」的相撲部屋訓練師父及其他師兄聯手凌虐致死,甚至打到休克後一小時才送醫。根據媒體報導,起因僅是因師父不滿這名年輕力士因為忍受不了部屋的嚴格訓練而逃離,所以等對方回來後,夥同其他前輩想給對方一個「教訓」,據傳「教訓」當下木棒、鐵棒齊飛,明顯「管教」過度,最後把人虐死了。

如果連最熟悉日本文化的日本人都無法忍受這種階級制,那外國人呢?近幾年,因為相撲的訓練過程艱辛,加上還有嚴格的學長學弟制度,所以嚇跑了許多日本年輕人,導致近幾年都是由外國力士(蒙古人占大多數)獨霸相撲舞台,自從1998年的若乃花以後,已有5位橫綱是外國人,其中4位正是蒙古人。對到日本學習相撲的外國人而言,初到日本都還沒有熟悉好日語,就得先吃一記日本「階級制度」的悶棒,因此難免會與學長等前輩產生衝突。外界也懷疑,這就是震驚日本的「日馬富士暴力事件」其中一個遠因。

2017年10月底,正是日本大相撲於鳥取市舉行巡迴賽程的前一晚,日本的媒體報導指出,蒙古出生的橫綱日馬富士,在力士的聚會當中喝醉酒,以手與遙控器毆打屬於貴乃花部屋,且同樣來自蒙古的力士貴乃岩義司,導致貴乃岩重傷。起因竟是因為貴乃岩在聚會上當低頭族,自顧自地滑手機,甚至當日馬富士提醒他注意時,貴乃岩還面露苦笑回應:「女友傳訊息來。」完全不把屬於階級最高的橫綱 – 日馬富士放在眼裡。日馬富士在酒過三巡後終於按耐不住直接爆發,認為糾正禮儀是前輩的義務,所以直接動手教訓了貴乃岩。事後,承受不了外界壓力的日馬富士在11月29日招開記者會,偕同親方伊勢乃濱向日本相撲協會提出退休申請。

如此神聖的運動也會放水?

另外,經濟學家史蒂芬.列維特(Steven D. Levitt)和媒體人史蒂芬.都伯納(Stephen J. Dubner)曾出版一本名為《蘋果橘子經濟學》(Freakonomics)的書籍。該書分析了從1989年到2000年、總共三萬二千場相撲比賽的結果中,相撲選手對戰的勝負數據,分析結果是:如此注重榮耀的相撲選手,往往會在極為關鍵的相撲比賽時放水。

如前述,相撲比賽每年舉辦6次,每一次為期15日,比賽分為16個人一組,並在組內循環比賽,1名選手將有與15名不同選手對戰的機會。按規定若選手最後能得8勝或以上的成績時,他的名次將上升;若他只贏了7場或以下的話,他的名次將下降,這對相撲選手而言無疑是個名譽上的傷害。

列維特的研究,主要是看那些在首14日得到7勝7敗戰績的選手,15日的比賽,若選手A已得到8勝6負的話,這場比賽對他而言其實是可有可無的,因為他即使輸了也一定能晉級,但對於只拿到7勝7敗戰績的對手B而言,這將是背水一戰。列維特發現,7勝7敗的選手在這場關鍵比賽中的勝率異常的高,但當兩人又在下次的循環比賽對打時,7勝7敗的選手的勝率卻又變得極低。另外,若有媒體特別在這段期間關注比賽放水的議題時,這時7勝7敗的選手打敗8勝6負的選手的勝率又會明顯降低,可能是因為有人在關注而不敢放水。

有人也許會問:這可能是因為比賽太關鍵,激發了落後選手的潛力,讓他奮力一搏獲得了勝利。但列維特是個經濟學家,他認為數字比人誠實,關鍵比賽如此不尋常的勝率,顯得相撲選手有意「放水」、等下次禮尚往來,或選手間有私下協議的可能性極其高。

當相撲選手遇上黑幫

其實對日本人來說,相撲界和黑道掛鉤、力士好賭等早已是見怪不怪的事了。(圖/photoAC)
其實對日本人來說,相撲界和黑道掛鉤、力士好賭等早已是見怪不怪的事了。(圖/photoAC

現代日本的黑道,與其說是暴力集團,不如說他們更像是一個具有地下勢力的企業組織。日本的黑道介入經濟活動非常深,而且與政治人物關係極為密切,不管是警察、媒體、政府,黑社會都會想辦法好好打交道,幾乎各行各業都有他們的參與,就連相撲界他們也有參一腳,想從中獲取利益。例如2010年時,就曾爆出2個相撲會館的親方幫黑道「喬位子」,想把要求相當嚴格的「特等席位」賣給黑道份子。

然而黑道的介入可不只那麼簡單。如同任何一種運動員,相撲力士也需要金主贊助,如果少了這些贊助人,相撲手可能會面臨到食衣住行等各方面的困難。但企業贊助並不是天天都有,尤其在這個經濟蕭條的年代,因此黑社會組織開始提供不少資助給相撲界。吃人嘴軟,收了人家的錢就要替人辦事,受控於黑道也就難以避免了。

另外,更暗黑的手法是利用黑道們所開設的簽賭站牟利,並控制選手、要求他們打假比賽。有的黑道會先派人慫恿相撲選手簽賭,之後再跟力士們要求遮羞費,若付不出來就會有把柄在黑道手上,只能任黑道擺布。例如日本的《新潮週刊》就曾在2010年報導,相撲界大關級的琴光喜啓司沉溺非法的職棒簽賭,且與黑社會來往甚密,他因為深怕簽賭事情敗露,還被黑道勒索了巨額遮羞費。

要揭發「相撲界黑暗」,卻離奇死亡的大鳴戶、橋本誠一郎

對日本人來說,相撲界和黑道掛鉤、力士好賭等早已是見怪不怪的事了,但並非所有人都選擇視而不見,大鳴戶與橋本誠一郎就是其中兩位。他們因為不願看到相撲界繼續墮落,所以選擇寫書來揭發相撲界的黑暗,不料最後雙雙離奇死亡,被日本人稱為「大鳴戸親方怪死事件」(怪死,指離奇死亡)。

大鳴戶(本名:菅孝之進)是日本有名的相撲力士,退休後決定與另一位相撲力士橋本誠一郎,共同寫了一本名叫《八百長~相撲協会一刀両断~》的書(八百長,即為打假比賽),揭露他們在相撲界所見所聞的黑暗面,例如簽賭、女色、大麻氾濫及與黑道關係甚密等衝擊性內容。但就在要出版並招開記者會,打算對外揭發相撲界黑暗面的同時,大鳴戶與橋本卻同時因「原因不明的肺炎」而住進了同一家醫院(愛知縣藤田衛生大病院),不久兩人相繼死亡,且死因同樣以「病死」做處理

這樣離奇的「巧合」,不免在日本引起諸多議論,輿論多指向是有人從中作梗。兩個相撲力士因「病死」而死亡,照理來說日本相撲協會應該會對外回應,但他們卻未對此事做出進一步的回應。甚至在事件後的一個月,日本相撲協會還向幫大鳴戶等人出版相關內幕的出版社提出名譽毀損的刑事告訴,但因為大鳴戶兩人已過世,法院最後只能以不起訴處分。死人不會說話,兩人死亡的真相也就此成為一個謎團……

相撲是日本的國技,更是集合力與美的運動,這項古老的運動至今仍吸引世界各地的人們前來觀賽。然而這項運動爆出的種種問題,已讓日本人開始警惕,日本政府近幾年也請來外部專家處理,希望能讓未來的日本相撲擁有更好的風氣。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