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當那位母親用「愛」化解仇恨,我們卻被憤怒蒙蔽了目光

2016年03月29日 13:19 風傳媒

「適當的悲衰可以表示感情的深切,過度的傷心卻可以證明智慧的欠缺。」─莎士比亞

女童遭到殺害的事件,我看著主流媒體如炸裂的鍋鼎;我看著人們憤怒如修羅。短短幾個小時內,女童屍首分離的照片也在網路上散播著,兇手的背景也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緊接著,所有的矛頭轉向了廢死團體,眾聲喧嘩,彷彿沒有死刑的世界多麼的混亂與邪惡。

讓我引述女童母親的這段話:

「我認為,這樣的隨機殺人事件,兇嫌基本上在當時是沒有理智的。這不是靠立什麼法、怎麼做處置,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還是希望能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讓這樣子的人消失在社會上面,讓我們的子子孫孫都不要再出現這樣子的人。」

就在事發後不久,女童的母親忍住哀慟一字一句訴說著,她沒有要求任何殘酷的刑罰;她沒有用最冷酷的言詞批判兇嫌。在她的話語中,我們看見了最真摯的愛。如同莎翁這麼說過「愛比殺人重罪更難隱藏;愛情的黑夜有中午的陽光。」她真心為了我們下一代著想,為了不要讓這悲劇重演而沉痛呼籲。她大可選擇最極端的嘶吼,最撕心裂肺的哀嚎,她有這個權利,但是她選擇了最有影響力的方式。她用愛去提醒我們,仇恨終將過去,我們還是得面對問題的根本。

我們可以選擇極刑消滅所有的惡人,但是我們沒辦法阻止罪惡的發生。當鄭捷、龔重安、王景玉這些人真正死去,真的能夠撫恤受害家屬的心嗎?也許可以,也許不行。我沒辦法告訴你答案,因為我終究不是受害者。然而眾聲紛紜,要求以極盡殘虐的方式處理。這樣對嗎?我看著公眾人物們高聲疾呼,連坐法、以牙還牙、就地正法,這真的是對家屬最佳的解答嗎?當受害者的母親壓抑著情緒,向我們傳遞了一個「愛」的訊息,然而我們卻被滿滿的憤怒給遮蔽了目光。

女童母親的這段話,撼動了我的內心,要知道情緒上來時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不容易,就連旁觀者如我們,都憤慨得不能自己,又如何能設身處境呢?短短幾分鐘的呼籲,我感受到了女童母親對女兒的愛,那是無私而真摯的愛,她包覆著每一位孩童,心繫著不要再有其他受害者。我們怎麼能原諒如此殘酷的兇手?我們怎麼能不將之處以極刑?

「惟愛而已。」

我以我內心真誠的心向女童母親致上最高的敬意與感謝,謝謝妳。是妳讓我們知道愛的力量如何溫煦;是妳讓我們了解到真正的解答不是暴力;是妳讓我們了解到真正的問題在哪裡。我願為妳心愛的寶貝哀悼,我願為妳祈福,只願無辜的小生命能夠化作永恆的警惕,時時刻刻提醒我們「只有愛能夠照亮黑暗。」

*作者介紹:顏至陽,目前為世新大學新聞系學生。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