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魯,只要去學撩妹技巧,所有女人都會愛上我?他研究多年,揭開把妹課程最大秘密…

2019年03月01日 09:00 風傳媒

常言道,緣分不能強求,但總有獨男寂寞難耐,為脫獨不惜重金求教所謂「把妹達人(Pickup Artist)」或「溝女大師」,學習如何贏取女神芳心。諸如此類的課程,其實早於歐美蔚成風氣,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研究員 Rachel O’Neill 研究多年發現,這類把人際互動化為約會公式的調情技巧,很多時候都無法幫助獨男脫獨,但他們還是會自掏腰包繼續上課,其背後存在一套操縱學員心理的邏輯。

早在 2000 年代初,美國網上討論區便有人自命「溝女大師」大談心得,部分以專業形象示人,配搭似是而非的心理學及管理學術語開班授徒,或者出版書籍或自製教學影片,教授所謂「勾引的藝術(Art of Seduction)」。

典型的課程內容,包括女性心理學與身體語言入門,還有心態改進訓練。導師會指導學員言行舉止,如何與陌生女性打開話題,再傳授勾搭女性上床的技巧,即使對方反抗,課程亦有一套應對策略。有部分課程強調實戰,叫學員走到街頭、咖啡店或酒吧主動搭訕,由導師賽後檢討。由紐約到特拉維夫、由斯德哥爾摩到香港,每逢週末都有大班 20 到 30 來歲男士上課。

如此「把玩」女性的技倆,無疑惹女性主義批評,有評論指摘課程充斥性別偏見,鼓吹性騷擾及性侵犯,甚至有呼籲要審查「溝女大師」出版的產品;幾年前,香港就有人自命「兩性關係導師」現身電視節目,教授所謂的獨門秘技成為城中熱話。但正所謂百貨應百客,此類課程從沒有絕跡。

O’Neill 經過多年的人類學田野調查,發現很多輿論批評其實都錯過重點,不明白課程何以吸引大批信眾,亦忽略整個「溝女」產業鏈與全球經濟文化邏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劇集「性愛自修室(Sex Education)」劇照。
劇集「性愛自修室(Sex Education)」劇照。

由情感操控到性厭倦

很多溝女大師都會出版書籍,公開大同小異的心路歷程 —— 原本是沒有異性留意的可憐蟲,如今卻把妹無數,經濟獨立又時常環遊世界,完全是叫人欽羡的人生。知名的英國溝女大師 Tom Torero 曾經在 2012 年自資出版書籍 Daygame,講述自己由一名牛津書呆子,蛻變成街頭溝女王。他在書中大談自己如何以倒背如流的開場白、笑話和技倆,一而再再而三贏得陌生女性信任,邀得對方回家,每次都以成功「掏出我的陽具(getting my dick out)」這個「招牌動作」作結。

研究指出,應用這些技巧確實需要情感投入,但情感會淪為手段,經過精心的策略部署,以挑逗對方慾望、開拓關係和獲取信任。這種自我的情感操控,社會學家 Arlie Russell Hochschild 在著作 The Managed Heart 命名為「感覺法則(feeling rules)」,是指人經過長年累月的社會規訓後,學會在指定情景下誘發情感。譬如結婚理應是人生最快樂時刻,但在婚禮上新娘子的情感表達,其實受過無數社會及文化規訓所引導,雖說是真情流露,但甚麼時候作出適當反應,其實都是早經演練。

無數次公式化的自我情感操弄,情感難免被掏空而變得麻木,人可能進而尋求更新奇的性刺激,難怪 Torero 會步入「走火入魔」的化境:「真是瘋狂的一個星期 —— 星期六我在護理院與一名斯洛伐克老婦做愛、星期日下午我與一名英國褓姆雲雨、當天晚上我和一個羅馬尼亞人上床、之後準備與穩定的斯洛伐克性伴共赴巫山。3 天搞上 4 個女人 —— 我已經厭倦了性。

電影「情場絕橋王」中,Will Smith 飾演的 Hitch 專職愛情顧問,幫助奇貌不揚的男子追求心儀的女士;圖為劇照。
電影「情場絕橋王」中,Will Smith 飾演的 Hitch 專職愛情顧問,幫助奇貌不揚的男子追求心儀的女士;圖為劇照。

愈失敗愈會花錢的邏輯

然而,現實中的學員沒有多少能進入 Torero 的化境。很多受訪學員即使接受經年累月的特訓,但依然無法討得女性歡心,而且不約而同地自我責備,覺得是自己未夠努力,從不質疑技巧的成效。

事實上,男性之所以受女性歡迎,當中包含眾多運氣及條件因素,但這類課程總是無視這個現實,聲言只要技巧正確,「任何男士」都能夠奪得女性芳心,不成功是你個人未夠努力,未有成功自我改造。資深導師 Adam 強調,課程就是要為情場上的失敗者打強心針,「這是一組任何人都可以學習的技能」。

化名 Ali 的學員便坦言,自己在學術和創作方面略有所成,社交又不見得有問題,但偏偏不懂得開展一段感情,「這是我人生中未能真正駕馭的領域」。如同眾多學員一樣,溝女課程的專業包裝為 Ali 提供信心保證,他深信只要依據課程教導努力,必定能夠有成果。

在如此潛移默化下,即使學員在情場上繼續遍體鱗傷,他們亦只會怪責自己學藝不精,「不成功不收費」不是這個產業的行銷法則,學員反而是愈失敗愈會花錢求學。O’Neill 更分析指出,這種強調自我改進的競爭邏輯,其實源自新自由主義經濟,早見於教育產業和求職市場上,如今就連個人吸引力都被視作可操練的技能。

化名 Anwar 的企業老闆受訪,談到自己珍惜的感情破裂時淚光閃閃:「她說我善變,摸不著我的底蘊。我實在感觸良多…… 她是我報讀課程的原因,因為我想得到她。她是我唯一真正在乎的人。」但 Anwar 不認為問題在於技巧本身,反而恨自己掌握技巧不夠徹底:「好比你給我一套好工具,但我不懂得正確運用,結果犯下大錯。」

或者「溝女大師」真正成功的,終究不是勾引女性,而是勾引一眾慾求不滿的寂寞男性,使他們甘願掏腰包上課。即使課程如何包裝,把「溝女」比喻為「一場遊戲」,但這終究會淪為情感透支的一場勞役,時間、金錢和精神同樣是代價。

我們無從得知 Anwar 最終有否修成正果,但在最後一次訪談中,他正在搜尋新的溝女寄宿課程:「這些都不便宜,但是…… 我喜歡上課,我希望能夠做得更好。」

本圖文經授權轉自*CUP(原標題:「溝女課程」如何令人萬劫不復?)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CUP為你在世界資訊的海洋中,Buffet 精選 ,以營養為本、學養為懷,編彙精獻對你最醒腦有用的消息,以世界宏觀香港,從異域驗證本土,自外觀剖析內在,從真相尋求善美,與各位一起擁有世界、攬賞古今,了解人生。

每天精選十條豐厚新聞,在這個紛亂的世界,大漩渦的周邊,與你淸醒同行。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