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上音樂學院校方不信、出專輯被酸「因為妳是女人又長得不錯」她道出音樂界對女性的歧視

2019年02月23日 16:59 風傳媒

儘管已有女性征服太空、在軍隊中崛起,但部分職業尚存在陽盛陰衰的情況。法國的裴平是少見的女性古典樂作曲家,她指出,古典音樂界難以消除性別歧視的問題在於「缺乏榜樣」。

法新社報導,當裴平(Camille Pepin)第一天到巴黎音樂學院(Paris Conservatoire)報到時,院方告訴她,她的名字不在名單上。不過她堅持自己確實上榜,要職員再次看清楚,對方驚訝大叫:「啊,你是女人呢!」一如既往,她是全班萬綠叢中的一點紅。這位職員道歉說:「我從沒想到。(因為這裡)都是男人。」

古典音樂作品罕見女性作曲家,這確實是很容易犯的錯誤。不過,裴平從沒因為每天遭遇的性別歧視而難過,而是一笑置之。28歲的裴平,即將在本月稍後推出首張專輯「室內音樂」(Chamber Music,暫譯)。她說:「一名男作曲家告訴我,因為我是女人,而且長相不錯,才能推出專輯。

她一些較為鬥志昂揚的作品在演奏會演出後,她告訴法新社:「一位男士來告訴我,我的音樂很新鮮、華麗和甜美。」她挖苦表示:「身為女人,這3個詞顯然很適合我。」

裴平的音樂讓人想起法國作曲家德布西(ClaudeDebussy)和美國極簡主義作曲家如亞當斯(JohnAdams)。她在2015年推出交響樂作品vajrayana,事業終獲突破。

她表示,性別歧視在古典音樂界根深柢固,有時難以去除。不過,裴平表示:「我在音樂學院是班上唯一的女生,情況還好。」她的同學包括法國當代作曲家康奈松(GuillaumeConnesson)、艾卡敘(Thierry Escaich)和達勒巴維(Marc-Andre Dalbavie)。她說,她所受待遇與男同學大致相同。

儘管如此,在教室外,保守的古典音樂界消除性別歧視的進展緩慢。裴平指出,對年輕女作曲家最大的問題便是「缺乏榜樣」。

雖然已有少數女性作曲家突破性別障礙,例如美國的蒙克(Meredith Monk)、芬蘭的薩麗亞荷(KaijaSaariaho)和英國的戴維斯(Tansy Davies),但就連裴平本身也承認,她較年輕時一位女作曲家也不知道。她說:「我們從未研究過她們的作品。」

裴平認為,女性作曲家被遺忘的作品要獲得公正認可,恐怕還要好幾代的時間。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