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是「大陸電影」被金馬獎封殺、也不能以台灣名義出國比賽!你所不知道的《霸王別姬》(上)

2019年02月24日 09:00 風傳媒
《霸王別姬》在台灣從禁演到上映之路非常坎坷。(甲上娛樂提供)

《霸王別姬》在台灣從禁演到上映之路非常坎坷。(甲上娛樂提供)

有一部電影屹立不搖二十五年,坊間關於這部電影的幕後製作故事太多,這篇則是從殺青那一天開始說起。

這是《霸王別姬》從禁演到上映的坎坷故事。

坎城的俠女徐楓

1993年是對台灣電影至關重要的一年,這年《喜宴》與《戲夢人生》讓台灣揚名海內外,《霸王別姬》更贏得坎城影展最高肯定的金棕櫚獎,身為監製的徐楓對坎城不陌生,她主演的《俠女》在1975年曾獲得坎城影展技術大獎,之後更以《刺客》與《源》兩度榮獲金馬獎影后,身為演員又是電影監製的她在1998獲得坎城最佳製片獎,在2017年金馬獎獲得終生成就獎。回到1984年,那一年徐楓在台灣設立湯臣電影公司,落址三重重新路,湯臣推出《好小子》、《滾滾紅塵》、《五個女子和一根繩子》等共26部電影,她最得意的成就《霸王別姬》甚至還在2018年底重新修復上映。

《霸王別姬》在1992年7月殺青,沒有人想像得到這部電影的坎坷,後來沒有中國金雞百花獎,不能參與香港電影金像獎,更被金馬影展執委會拒絕參賽,而且還一度被新聞局封殺不得在台灣上映

徐楓半身照 20181210_電影《霸王別姬》數位修復版首映記者會,監製徐楓與媒體茶敘。(甲上娛樂提供)
《霸王別姬》監製徐楓。(甲上娛樂提供)

五個女子列禁片

這不是第一次了,1989年同樣是徐楓監製的《五個女子和一根繩子》也淪為禁片之列,當時電影在中國西北地區拍攝期間,有一位台灣演員生病了所以徐楓用了一位「中央戲劇學校」的學生而被新聞局禁止上映。電影之外的電視台製作環境也不平靜,1989年瓊瑤的電視劇《六個夢》製作被人檢舉有中共資金,1992的電視劇《青青河邊草》有中國兒童擔任演員。然而這兩部「電視劇」幾經抗爭之後新聞局還是放行,但放行後的新聞局在「電影業」方面的上映審查卻是非常的嚴格,這使得徐楓抗議新聞局「一局兩制」並提起行政訴訟以及申請重檢《五個女子和一根繩子》。1992年勞動節這天,徐楓送上一萬兩千餘字的萬言書給行政院新聞局局長胡志強,爭取「電影業」擁有與「電視業」一樣的待遇。

《五個女子和一根繩子》在東京影展參賽之際,在日本的駐外人員不讓徐楓「用台灣名義」參加競賽,駐外人員表示因為這部電影在台灣仍是「禁片」,最後直到1992年底才解禁,對此湯臣影業表示「還好不是時裝劇,不然放了兩年就完蛋了」。所以發生了1993這一年同是徐楓監製的兩部片,《五個女子和一根繩子》入圍金馬,金馬卻不見尚未解禁《霸王別姬》的尷尬狀態。

不可以代表台灣

1993年是辜汪會談的首年,於四月在新加坡舉行,在四月的稍早,新聞局長胡志強拒絕了《霸王別姬》的二度審核。胡志強表示必須依法行政,並對內要替台灣演員爭工作權益,更在過程中屢屢提及「不要認為有可能獲得國際獎項我們就要放水」。

《霸王別姬》被新聞局駁回申請維持禁映,原因是不符合《大眾傳播事業赴大陸地區採訪拍片製作節目作業要點》中「大陸演員部分,大陸演員不得逾電影片主、配角二分之一」的規定。但是徐楓非常急,因為第46屆的坎城影展將要在五月舉行,徐楓希望《霸王別姬》是掛中華民國台灣出賽坎城,但新聞局的盤算與考量似乎不在這邊,最後在四月胡志強的強勢回應下,五月《霸王別姬》只好以「香港」作為出品國進軍坎城,「中華民國」在此錯失歷史的機會。

《霸王別姬》劇照02。(甲上娛樂提供)
《霸王別姬》劇照。(甲上娛樂提供)

當個惡人胡志強

胡志強四月堅持禁片的判決,沒想到五月法國傳來捷報,《霸王別姬》拿下最高榮譽金棕櫚獎,媒體紛紛以「華夏之光」報導,隔日輿論的壓力回到了新聞局。在媒體的逼問下,胡志強說短期內是不會開放的,而他為了對未來負責,倒寧可當個「惡人」。這回應也換來立法委員趙少康、李慶華連日緊急質詢新聞局,希望可以放寬演員限制讓這部電影可以商演。此時李登輝時代的國民黨正處動盪,總統選舉是要「直選」還是要「委任」的政治角力也沒歇著,獲得金棕櫚之後的三個月,新黨從國民黨分裂出來,再過一年,總統「全民直選」的憲法增修條文完成。

寧可當個「惡人」的胡志強原本是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接任行政院新聞局局長那年,台灣電視圈正瀰漫著赴中國製作電視劇的風潮。新聞局的「反共、反洗腦」優先的工作指標,頻頻被電視圈的製作人挑戰而讓步,當然讓電影工作者認為新聞局有兩套標準。1992年十一月《五個女子和一根繩子》通過審核,胡志強在十二月笑容滿面地前往金馬獎現場祝賀並與演員合照,然而,四個月之後胡志強卻對《霸王別姬》立場強硬,說他寧可當個惡人。

胡志強,前台中市長,全國公教軍警暨退休人員聯合總會總會長出席全國公教軍警暨退休人員聯合總會會員大會。(陳明仁攝)
對《霸王別姬》立場強硬,寧可當個惡人的胡志強(陳明仁攝)

1993年五月坎城獲獎之後,每次徐楓跟胡志強在公開場合見面都有一股對決的張力,徐楓投書媒體電影萬言書之後的一個月親自拜會新聞局長,她原本要帶著獎項在胡志強當面說:「這個獎項原本可以是台灣的,是你自己不要」但想起丈夫湯君年的叮嚀,轉而拿起公開信朗讀:「真正愛電影、關心電影的局長。」而胡志強也不是省油的燈,見面直說恭喜:「你得獎就是我得獎」,這天見面,在媒體面前彼此笑得尷尬。電影的戲還沒能在戲院上演,此時卻是真實上演的一齣政治對決電影創作的真人秀。

這年是台灣電影蓬勃的一年,《喜宴》、《霸王別姬》有望被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電影,這一年楊德昌的《獨立時代》正籌拍,吳念真的《多桑》還有李安的《飲食男女》也在拍攝中,此時台灣社會的電影熱度高漲,消息一度傳出,胡志強將率中華民國代表團參加奧斯卡。

曾因是「大陸電影」被金馬獎封殺、也不能以台灣名義出國比賽!你所不知道的《霸王別姬》(下)

作者介紹|素樸勛

素樸勛,政大東亞所畢,養貓人家,2018金馬亞洲電影觀察團團員,台北市議員落選人,「夜行林森北」共同創辦人。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電影與歷史】禁片《霸王別姬》如何解封?台灣政治不願意被想起的故事(上))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