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是「大陸電影」被金馬獎封殺、也不能以台灣名義出國比賽!你所不知道的《霸王別姬》(下)

2019年02月24日 09:10 風傳媒
《霸王別姬》坎城播映版本重新修復上映的這一年,回首看這一段不為人知的台灣電影歷史,我們才能對台灣電影的未來,邁出更為穩健的步伐。(甲上娛樂提供)

《霸王別姬》坎城播映版本重新修復上映的這一年,回首看這一段不為人知的台灣電影歷史,我們才能對台灣電影的未來,邁出更為穩健的步伐。(甲上娛樂提供)

本文接續曾因是「大陸電影」被金馬獎封殺、也不能以台灣名義出國比賽!你所不知道的《霸王別姬》(上)

這不是蔣委員長

(即便當年有消息傳出,胡志強將率代表團參加奧斯卡,《霸王別姬》)還是不能上映,所以1993年八月民間發起萬人連署請新聞局解禁,當時連署還可抽獎坎城台北來回機票一張。九月台北市某區的第四台播映盜版的《霸王別姬》、九月中新聞局宣布即將修法、十月初美國歌手瑪丹娜在代理商試片看過《霸王別姬》並對張國榮的演出讚不絕口,接著電影十月在全美上映,當月底陸委會通過「國際影展得獎影片的修正規定」,十二月《霸王別姬》終於可以上映,級別列為輔導級。

原本電影處電檢委員審查意見是列為「限制級」,主因是程蝶衣幼年時,母親帶著他投奔梨園學藝,但因為手指頭多了一隻畸形指被拒,程母絕望之餘,在大雪天以刀剁下孩子的指頭,該鏡頭被認為太殘忍,電影處長楊仲範與副處長劉壽琦會同電檢委員重新查看該鏡頭,最後才決定改列輔導級。另外情節方面,對於片中描寫有國民黨軍隊看戲吵鬧打架,共產黨軍隊卻規矩看戲的「劇情安排」特別斟酌再三,有國民黨將領在軍法審判中途釋放程蝶衣,特別去唱一折「牡丹亭」的劇情,很小心地查證不是指蔣委員長後,才同意一刀不剪,輔導級過關

霸王別姬_張國榮(圖/維基百科)
《霸王別姬》海報(圖/維基百科)

江南案殺手舉報

1993年的十月新聞局終於放行,十二月在六福客棧舉行的首映酒會中冠蓋雲集,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也到場致詞,致詞時把電影片名說成了44年前的電影「霸王妖姬」而惹來哄堂大笑。但令人笑不出來的是《霸王別姬》紛紛遭到同業的攻擊以及檢舉,因為上映後不到一個月票房就破億,這讓許多電影同業感到眼紅,首當其衝的是1994年元旦檔期的《梅珍》票房。《梅珍》是劉家昌導演的音樂電影,由長宏影視出品,也是劉家昌導演生涯的最後一部電影。三月份,《霸王別姬》要前往加州參加奧斯卡的前一個禮拜,劉家昌以及吳敦舉辦記者會,出示證據舉報《霸王別姬》是一部真正的中國電影,痛批新聞局憑什麼放水讓這部中國電影上映。

跟劉家昌一起開記者會的吳敦,是「江南案」的殺手之一,江南案是筆名「江南」的作家劉宜良在美國加州遭到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僱用的台灣黑道份子刺殺身亡的案子,當時劉宜良已著《蔣經國傳》且即將動手寫《吳國楨傳》。在江南案中朝劉宜良胸口開兩槍以確保的吳敦,正是劉家昌電影《梅珍》發行商長宏影視股份有限公司的總裁,在犯下江南案之前他就已經在電影製片界以「武力製片」而赫赫有名,犯下江南案之後,因為其與陳啟禮暗殺劉宜良的「愛國」行為,享受在獄中有菸抽、有電磁爐可煮龍蝦,擁有一般囚犯所無的特權生活,後來因為經過兩次減刑,最後在蔣經國的指示之下只關了「六年」就獲釋,搖身一變成為中華民國有名的影視大亨

撼動台美關係的江南案、湯臣電影公司成立都在1984年,「俠女」徐楓跟「愛國」的吳敦,在十年之後雖然同在電影業界各擁一片江山,但際遇卻是如此的不同。

金馬無緣張國榮

年底才讓新聞局給放行,《霸王別姬》趕不上1993年這一屆的金馬獎,但這一年張國榮以電影《白髮魔女傳》的主題曲《紅顏白髮》(詞:林夕/曲:張國榮)拿下最佳電影歌曲的獎項,這是他第一也是唯一的一座金馬獎,他曾憑《阿飛正傳》、《風月》、《春光乍泄》、《槍王》、《異度空間》5度入圍台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提名,卻始終與金馬影帝無緣。而1994年看似有機會競逐金馬的這一年,前任金馬執委會主席李行離職之後,主席由電影基金會董事長江奉琪暫代。三月的金馬執委會工作會議中有人認為《霸王別姬》太強了,讓這部電影參賽只會讓在座的港台電影陪榜而已,最後執委會為了鞏固「基於鼓勵本土電影工業」的宗旨,所以決定即使得到新聞局新規定「第一類國際影展競賽」獎項而取得准演執照的台資大陸影片,也不得報名參加金馬獎。

《霸王別姬》劇照,張國榮。(甲上娛樂提供)
張國榮在《霸王別姬》飾演小豆子程蝶衣。(甲上娛樂提供)

所以《霸王別姬》不只被視為中國電影而被金馬獎封殺,也因為文革敏感議題也無緣中國大陸的金雞百花獎,而《霸王別姬》不被認為是香港電影,也無法入圍香港金像獎。至於柏林影展為何也沒有《霸王別姬》的身影是因為報獎考量,根據徐楓所言當時目標是在坎城影展,所以不考慮柏林金熊,當然事後證明是很成功的策略。

有趣的不只是新聞局跟金馬執委會不同調,新聞局本身也是不甚靈光,1993年十月陸委會通過新聞局送審的「大陸拍片管理辦法修正案」,讓「獲獎第一類國際影展競賽」的電影可以無視中國電影人員比例的規定而上映,其中新聞局所稱的「第一類國際影展競賽」包括了法國坎城影展、德國柏林影展、義大利威尼斯影展、美國奧斯卡與美國紐約影展。然而「五大影展」中的紐約影展行之多年以來,眾所皆知並無競賽項目,卻在官員們制定的範圍之中。當被記者問到紐約影展入選的理由何在時,官員竟然回答是為該影展日後增設競賽項目做準備。

陳凱歌入代表團

1994年《喜宴》、《霸王別姬》雙雙入圍美國金球獎以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最後胡志強宣布不率團參加奧斯卡頒獎典禮,他說正值立院開議期間工作繁忙,而且在電影豐收時新聞局最好是退居幕後,有趣的是《霸王別姬》導演陳凱歌此時加入了「中華民國台灣」代表團,不只陳凱歌本人欣然同意,此舉也獲得香港邵氏電影總裁邵逸夫的支持,雖然電影國籍因為種種因素而掛香港出賽,但徐楓說一但她獲得奧斯卡,要以國語致詞讓全世界知道這是一部台灣出資拍攝的電影

陳凱歌(右)執導《霸王別姬》,1993年勇奪代表坎城影展最佳影片的金棕櫚大獎。(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Dick Thomas Johnson攝/CC BY 2.0)
陳凱歌(右)執導《霸王別姬》,1993年勇奪代表坎城影展最佳影片的金棕櫚大獎。(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Dick Thomas Johnson攝/CC BY 2.0)

三月十八日這天在美國洛杉磯,中華民國影展代表團團長江奉琪、新聞局副局長吳中立、電影處處長楊仲範拜會了影藝學院,晚間新聞局舉辦的歡迎酒會現場,連方瑀以及中外明星都到場,美國加州參議員阿拉托瑞還頒發榮譽狀給李安與徐楓,此時可預測的勁敵是越南的《青木瓜的滋味》以及西班牙的《四千金的情人》。最後二十一日公布是由《四千金的情人》勝出,台灣方面則是要到兩千年的《臥虎藏龍》才拿下了唯一的一座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項。

尾聲

回頭看台灣電影,意識形態的政治考量在今日看來似乎不正確,但在當時國民政府的考量卻是理所當然,不合用的體制必然接受挑戰,這樣的挑戰並不是只限於在政黨政治上,在各行各業都會存在。更值得令人關注的是,威權體制庇佑而生的電影業者,在這樣挑戰體制的過程中,於個案裡居然扮演了更為保守的角色。不過是二十幾年的光陰,台灣對於自由的定義已經不同,而且電影作品不斷推出,能夠在時光流逝之後繼續發出閃耀光芒的還有幾部呢?《霸王別姬》坎城播映版本重新修復上映的這一年,回首看這一段不為人知的台灣電影歷史,我們才能對台灣電影的未來,邁出更為穩健的步伐。

作者介紹|素樸勛

素樸勛,政大東亞所畢,養貓人家,2018金馬亞洲電影觀察團團員,台北市議員落選人,「夜行林森北」共同創辦人。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電影與歷史】禁片《霸王別姬》如何解封?台灣政治不願意被想起的故事(下))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