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達尼號唯一日本倖存者,回國竟被痛罵懦夫、國恥!死後日記揭「真相」讓世人都沉默

2019年03月04日 15:15 風傳媒

20多年來,好萊塢電影《鐵達尼號》(Titanic)讓許多人對這起世紀悲劇僅有浪漫淒美的印象;這艘在當時號稱全世界最大的郵輪在一夕間沉沒,造成1500多人喪生,成為史上最嚴重的船難。但電影沒演到的是,當年有一名日本乘客,幸運逃過死劫、回國之後,卻遭到全日本民眾的撻伐。

這名日籍生還者細野正文,究竟在鐵達尼號發生意外那天,是如何從船上逃出來的?而幸運生還細野正文為何卻又因為一篇「爆料文」,一輩子都得承受「國恥」、「懦夫」的罵名呢?

世界上最奢華的「夢幻之船」,載著上千人航向死亡

1912年4月2日,英國皇家郵輪(RMS)打造的地表最大、最奢華的「鐵達尼號」完工,因為建造過程繁雜、花費高昂,床艙內部更是富麗堂皇,所以世界各地的人們也慕名搶搭這艘史上最豪華的郵輪。

8天後,鐵達尼號正式啟航,由英國海軍上校愛德華·約翰·史密斯(Edward John Smith)擔任船長,目的地為美國紐約港。郵輪上的乘客社會地位有極大的差異,宛如是當時大英帝國的縮影,從千萬富翁、普通市民,以及愛爾蘭、亞美尼亞、義大利等各國貧民,一同搭上了鐵達尼號,希望能到紐約展開全新的生活。

Knocking_off_at_Harland_&_Wolff,_Belfast.jpg
背後可以看到建造中的鐵達尼號。(圖/維基百科)
RMS_Titanic_1.jpg
當時鐵達尼號廣告主打豪華設施。(圖/維基百科)
1stClassLounge.jpg
鐵達尼號內部。(圖/維基百科)
B-58.jpg
鐵達尼號內部。(圖/維基百科)

沒想到平穩的航行過了4天後,大難即將臨頭......

1912年4月14當晚,海上風平浪靜,頭等艙乘客傑克·賽耶在回憶錄中寫道:「那是一個星光燦爛的夜晚,沒有月亮,我從沒見過星星這麼亮,它們在天空中就像切割過的鑽石一樣閃亮。水面上有一道很難察覺的薄霧,我很常坐船渡海,但我從來沒見過比當天更平滑的海洋,它就像池塘一樣純淨無邪,讓這艘大船靜靜的掠過它......」

不久後,瞭望員在前方看見了一座冰山,距離僅剩約450米。他搖響了三次瞭望台警鐘,趕緊打電話通知高層。鐵達尼號也在千鈞一髮之際,改變了方向避免迎頭撞上大冰山,但改變方向卻也不幸地讓船體擦撞旁邊的冰山。這時高層仍相信鐵達尼號不會有事,堅持要船長繼續前進。

接著,就跟電影的劇情一樣,1912年4月15日凌晨,船艙大量進水、鐵達尼號逐漸下沉,船長下令開放救生艇進行疏散:「小孩和女人優先,再來才是男人!」不過社會階級卻決定了乘客的生還機率,能登上救生艇的乘客都多都是頭等艙、二等艙的乘客;另一方面,就像電影中的男主角一樣,三等艙的乘客甚至到不了甲板、都被困在動線複雜的下層客艙區域,其中許多人已經放棄自救,只能坐在餐廳禱告、尋求上帝的庇護......

凌晨2點20分,鐵達尼號斷成兩節、沉入海中,這場意外造成1514人罹難,救出了710名乘客,而在這生還者之中,有一名日本男人細野正文活下來了,他被稱為是「幸運的日本男孩」。但沒想到回到日本後,一篇對細野正文逃生的「爆料」,控訴他偽裝成婦孺、甚至推倒別人強行登救生艇,讓他一夕之間成為舉國痛罵的國恥、懦夫…...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000
鐵達尼號沉船插圖。(圖/維基百科)

從「幸運的日本男孩」到國恥、家醜、懦夫

鐵達尼號沉船後,各界悲痛萬分,這起世紀災難也橫掃更大媒體版面,其中有許多感人的故事被報導出來:

罹難者之一、同時也是當時世上最富有的管線大亨班傑明·古根海姆(Benjamin Guggenheim),當晚他幫助許多婦孺登上了救生艇;得知自己可能無法獲救之後,他換上了最華麗的晚禮服,說道:「我已經準備好了,就算船沉了也要死得像個紳士」,還留下了遺言:「沒有任何一位女性,會因為古根海姆是個『懦夫』而上不了救生艇。」之後他與男僕就坐在大廳的折疊椅上一邊喝白蘭地、一邊抽雪茄,從容赴死,直到今天他的遺體都沒有被尋獲。

在船上的還有,美國億萬富豪約翰·雅各·阿斯特四世(John Jacob Astor IV),在沉船當時,他只讓懷著身孕的妻子、女僕、護士登上救生艇,根據後來媒體報導,他本來也要上救生艇,卻瞥見了2個在甲板上瑟瑟發抖的孩子,就讓出了座位,之後他就安靜的坐在甲板上。他的遺體後來被海底電纜維修船找到。

另外還有美國梅西百貨的老闆伊西多·史特勞斯(Isidor Straus)也在船上,據生還者的說法,當時有人問他是否要跟妻子一同登上救生艇,他斷然拒絕道:「我不會比其他人先走!」而他太太也追隨他,先讓女僕登上救生艇、並為她披上皮大衣,之後又跟丈夫說:「我們已經在一起生活這麼多年,無論你去哪裡,我都會跟隨你。」最終兩人也隨著鐵達尼號沒入海中,至今未尋獲遺體。

在沉船悲劇後出現的感人故事中,卻有一則新聞讓全世界憤怒不已!

細野正文,是當時明治時期的一名日本政府鐵道官僚,也是鐵達尼號唯一的日本籍乘客、生還者,一開始他被美國媒體稱為一位「幸運的日本男孩」,回到東京後還收到許多報章雜誌的採訪邀約。但他卻沒想到,他的生還事蹟卻在美國引起了廣大的討論......

鐵達尼號生還者作家阿奇博·格雷西四世(Archibald Gracie IV),指控細野正文是10號救生艇的「偷渡者」,更有人出面指控他偽裝成女人,卯足全力爬上了載滿婦女與兒童的救生艇;一名英國白人乘客也控訴細野正文推開了其他站在甲板上的人,自己跳上救生艇、僥倖撿回一命。許多歐美媒體也大力抨擊細野正文,指責這位日本男人不夠紳士,至此日本人的形象一夕之間跌落谷底。

01
圖左細野正文、圖右沉船事件相關報導。(圖/維基百科)

這些評論傳回日本後輿論一片譁然,他成了全日本的國恥跟敗類。他收到了雪片般的謾罵信、接著他任職的鐵道院也寄來了解雇信,日本媒體更用斗大的標題痛批他「懦夫」,有違日本武士道犧牲奉獻的精神,更將他逃生的卑鄙行徑被編入了教科書作為反面教材。

一位日本記者發表評論:「在鐵達尼號巨輪上將求生機會留給婦女和兒童的那些男人,將永遠活在人們的心中;而細野正文,則在人們的心目中早已死掉了。他恥辱地多活了些年,還不如當時勇敢地死去。」

直到1939年逝世,細野正文都未曾向後代子孫談論過有關「鐵達尼號」的故事,他一輩子承受道德的譴責,不過死後恥辱仍籠罩著他的家族,甚至連他的兒子都為父親感到羞恥。

0101
1912年4月15日,從卡柏菲亞號甲板上拍攝的救生艇。(圖/維基百科)

細野正文手札揭真相

1941年,家人找到了細野正文生前留下的手札,從他的文字紀錄中,發現真相完全外界所想像的…...

細野正文在手記裡寫道:

那天晚上,他被艙門開關的聲音吵醒了,後來他穿著睡衣出來查看情況,突然有一名服務員扔給他一件救生衣就匆忙離開。他還沒搞清楚狀況,便被推到了三等艙的甲板。到了甲板之後,他看見救生艇被一艘一艘放入水面,船上到處都是火光。

他也寫下:「作為一個日本人,應當保證不玷汙日本人的名譽,但我又等待、尋找著那一絲希望......」突然有一名疏散人員大喊:「這艘船還可以再上來兩人!」而當時細野正文因為他是亞洲人的面孔,被誤認為是三等艙的乘客,其實他是二等艙的乘客,因此他擁有登船的優先權。細野正文也就抓緊機會,跳了上去。

而事後也證明,指控「有一個日本人推倒別人強行上船」的英國白人乘客是搭乘13號救生艇;而細野正文是搭乘10號救生艇,兩人根本不可能碰頭,此外10號救生艇當時也確實還有2個空位。

事後證明了細野正文的清白,但還是來遲了,當所有人將罪名推到他身上時,他沉默以對、終其一生都在獲救的罪惡感與謾罵中度過。而當時世人對「紳士品格」、「武士道」精神的過度追求,對他造成的傷害卻已無法挽回。

Masabumi_Hosono_titanic_diary.jpg
細野正文手札。(圖/維基百科)

責任編輯/陳憶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